最新公告:

  没有公告

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学资源网 >> 论文 >> 教学总结 >> 正文
【转】怀念母校新潭中学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【转】怀念母校新潭中学
作者:佚名 文章来源:网络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4-2-6 11:15:55

母校新潭,拾年再不见

图片

图片



图片

土肥厂中学,几代人的记忆。老爸老妈记不清开办于哪年,只记得在这块土地干过活。网络上还保留着这所中学的简要介绍:
新潭中学创办于1979年,前身为“潭水公社初中班”。第一年,从各小学招收初二学生。1981年秋季开始招收初一级学生,并改制为三年制初级中学。1982年,正式命名为“阳春市新潭中学”。校园面积约73370平方米,有两幢教学大楼,有28个教室,还有会议室、图书室、物理室、化学室、美术室、音乐室和电脑室等,另学生饭堂大楼、学生宿舍楼等生活设施也非常完备。
三十余载的岁月,她记录和接纳了一个人口膨胀的年代。或许“功成身退”,是这座重生为二小的中学校园的最好诠释。

图片

(一)

图片


图片

曾经的校门只剩下两边残存的围墙,左边走下去的小道也不复存在。校医室连同给老师住宿的破旧瓦屋一同拆掉了。右边墙上还留着当年修校道的芳名录,碑上落款“2002年9月”。一条短短的小道由教师募捐几十、一百地建起来。

图片


图片

单车保管处的出口,我们下课后骑着车群涌而出的情景历历在目。而今的单车保管处旧址已变作一座饭堂。
一旁教师宿舍楼的排水道,想起被大叔赶着搞卫生的劳动课。我们拿着扫把和水桶,把臭水沟里的饭米和鱼骨头冲扫得干干净净才离开,记忆如此地清晰,当时是有多认真!而那位怎么都想不起来大叔的名字,脑海里只残存着大概的样貌,黝黑、说话凶巴巴的。
最漂亮的那栋教师宿舍后边,有一排瓦屋房子,靠近臭水沟的那边住着一位美术老师,是年轻小伙,依稀记得他向我们展示过一气呵成的山水画。三年级,班主任还邀请他给我们吉他弹唱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,相当了得,让人觉得满是才华。可惜名字也忘了。
那排房子原先还住着我们三年级班主任。每次去他家,印象里总有那台硕大的电视机,大得背后高高立起一个“烟囱”,很让人诧异。三年级那年国庆,班里出黑板报,班主任还把他爱人的剪报册借给我们参考。很精致的册子,积攒着小文篇、诗词,很令人羡慕。后来,班主任的房间三几次成了在中考体育训练受伤学生的“疗养所”。常常是晚自习后,班主任给我们贡献出自用的电子脉冲治疗仪和黄道益。不知道怎么的,我哪都没受伤,竟也混在其中。
再后来,“非典”来了,我们的体育考试不了了之。随着中考笔试的逼近,记忆也开始淡去。回想起来,最清晰记住的,是自己语文科考试的那间课室,在教学楼最左边的二楼。考完试,所有关于这座学校的,如同潮水般退去。

跟班主任房间相距不远,是教化学的刘浓林老师。小小的房间,住着他们一家三口。好几次专门过去逗他小女儿玩,逗他那很让他得意骄傲的女儿。
(二)

图片


图片

这栋几乎等同于我们三年级全部生活的教学楼,该叫你什么名字好。课室与宿舍相邻,圆圆的窗户下是我们共用的晾衣绳,一楼楼梯间是我们两个特殊班几十号人男生的公共冲凉房。校长、领导办公室也在这,化学实验室也在这。顶楼还有图书馆、兼作全校教师会议室的电教课室。我们离校前,二楼还改建过电脑室。改建前,二年级那年好长一段时间,房间被我们几个参加英语竞赛的学生早上用作英语听力训练。房间里原本放着什么东西,早已忘掉。只记得我们每天很早提着老师专用的录音机,冒着寒气从教学大楼步行这里来。

图片

三年级这间课室的最初记忆开始于新的陌生班主任。从二年级到三年级的重新分班,很多女生都不满意,到领导前去理论,我却冷眼旁观,对一切无动于衷。可有一次,我竟然为了班里的事情哭过一次。

图片

上课下课,没有记住有没谁在宿舍吹水。倒还觉得优越着的是,宿舍在隔壁的便利,无人能敌。上午的第二节课后有一个较长的课间。一下课,我们便冲回宿舍,拿起饭兜,浩浩荡荡地杀向第二饭堂,打上点青菜米饭或者炒粉之类的早午饭。冬日早晨的这种记忆愈是清晰,稍微填饱咕咕叫的肚皮就觉得很满足。

图片


图片

也有很多人挤着去课室前面的小卖部买面包,尤其是那油炸的面包,吃起来特别的香。开小卖部的是老两口,两位老人对课间这种人满为患的情况基本是束手无措,递面包和收钱乱作一团。依稀记得他们儿子也是学校的老师,课间时也会到店里帮着点。有次买面包,我夹在人群里,钱递上去好几次也没收,坏念头一转,趁着老头侧过去夹面包,我咬紧牙、心一紧,一转身就仓皇逃了,像贼一样偷了一次免费面包。现在想想,还是心有余悸。
课室给我的另一个深刻回忆是,一次中午,自己在廊道拍篮球,把课室的百叶窗砸碎了一扇,钟助俊老师一下子从一楼办公室冲上来,倒是很温和地责问是谁打破的,结果是赔钱了事了吧。
(三)
三年级上课的老师,有化学课的刘浓林老师,常常挂在嘴边的“进步空间还有很大”,挺会和学生打成一片耍嘴皮子。听堂弟说,他家后来搬到了羊村,晚自习到八点,学生们便开始调侃他:“老师,你怎么还不去赶公交车。”
物理老师头发花白,常常花上半节课给我们强调做事情要有“科学性”,他骑着助力车来来往往,吃饭总爱喝上一杯果汁。叨起自己威水史,总爱说他怎么批评学校领导、校长做事的“不科学”。还说起路边那栋平房曾出现高压漏电事故,墙壁到处都是电,最后在他科学的决策下,采取了某某行动避免了意外,怎么解决的实在记不清了。电磁感应的课上,还说起高压带电高空作业。
小小的中学,交织着的基本是各种人与人的关系,简单而纯朴。按照我们班主任语文老师的说法,我们物理老师就是他的启蒙老师。班主任后来为了激励我们语文作文,特意把他描写这位启蒙老师的文章拿出来供我们借鉴学习。我模糊记住里边说的是,启蒙老师为了弄清楚学生(班主任)为什么没到学校上课,而深夜骑车造访学生家里,大致是很诚挚的师生恩情。而今,“少不更事”是我唯一清晰记住的文中原词。打那时起,我也才明白,物理老师不是只会啰嗦烦人的“科学性”。

图片

而我的启蒙老师,或者我的英语启蒙老师,三年级却成了另一个特殊班的班主任。这怕是我对重新分班的最大不满。后来,随着各种事情的出现,他和我之间的师生情谊,互相从各自的记忆中渐渐褪去。关于他,唯一不曾淡褪的是那首教予我们的《Yesterday Once More》,还有他对我的鼓励和提携。去参加英语竞赛的凌厉冬日清晨,在老师家简单的热粥加辣菜早餐,我汲哒着长长的鼻涕,吃得相当痛快。

图片

我三年级的英语老师却是挺会批评数落差生的新老师,说英语一板一眼的,很喜欢足球,在课上给我们解释前天晚上球赛中的那个“梅开二度”。我虽然没怎么被他批评过,但明眼里看着他指责没有一一遵照他意见的同学。他的爱人就是我们二年级的政治课老师。美国发生“9·11”事件,我们两耳不闻窗外事,她第一个讲述给我们。直到后来,我才意识到,这竟然是一场如此大的惨剧。至于她把事件跟政治课本的哪部分内容关联起来,我倒是忘了,只记得一二年级的课本是很多情商培养之类的内容。
还有发火往黑板拍三角板直接把一边的板拍飞的数学老师,他很欣赏数学成绩好的学生,他女儿读书尤其数学相当了得。他们家里养着的一只乌龟,总是神秘地在地板爬来爬去,把脚板拍得啪啪响。
政治老师刘光培,高高的瘦瘦的,眼睛凹陷下去,但很有神采,很和蔼。上课很喜欢用手指指点,温和的笑脸,目光总是习惯从课室左到右往复点。他家就在课室前的那栋旧宿舍楼。
(四)
忘了是什么时间,班里开始有人把宿舍在隔壁的便利发挥到极致,晚自习熄灯后还留在课室里,等保安巡查后偷偷再开灯,或者点着蜡烛继续夜读。中考压着老师、压着学生,课室间频繁更迭着同桌,依稀记得进退与成绩相关。
有一段时间,我跟才子齐齐坐在一块。他常常心无旁骛地钻着自己喜欢的东西,常常穿着那时流行的喇叭裤和鸭子拖鞋,心思和说话倒是很细腻,也因此遭受不少同学的挖苦,说他像女生,又和班里的谁谁相好。他留给我的印象还包括了课桌上趴着睡觉嘴角流下长长的口水。记得他写下一首拆字诗,叨念着给我,大体都忘了,只依稀记着有“因火成烟夕夕多,此木为柴山山出”的字句。

图片

我的另外同桌是钟诚,还有家艺,很多时候我都埋着头,忽略了他们的存在。家艺的爸爸是学校的御用木工,就住在路边的平房里。也许中学三年所有的事情里,最内疚的是我那次很大声地骂了家艺,记不清是自习课还是课间,但愿是课间。
(五)

图片


图片

回望那两栋仅有的宿舍楼,是全校最舒适的宿舍,有像样的单独铁架床,每间宿舍有独立的卫生间和阳台,白色栋是男生,红色栋是女生。一年级,我住在106宿舍,是两个班的混合宿舍,我也因此提前认识了隔壁班不少同学,这也许是我对二年级到三年级重新分班没有什么意见的直接原因。
入学住进这个宿舍那会,我看到对面床同学由爸妈送着来,他们整理好床铺后,爸妈还往床底扔进几毛钱,觉得满是好奇。关于集体宿舍的记忆,有人睡觉打鼾是必定有的。当时宿舍就有几个同学晚上都打鼾,我因此受了不少煎熬。床头对面下铺的同学不仅会打鼾,当时听说他还喜欢熄灯后吃东西,还是那种干烙的零食。为了整蛊打鼾的同学,听说宿舍还有人尝试过把牙膏涂在打鼾同学的鼻孔上。这怕是听说罢了。

图片


图片


图片

一次熄灯后,宿舍还有好几个人在大声说笑话,保安叫了几次没人听,于是他便飞奔进来,一脚踹开门,威逼着要说笑话的人出来承认,结果有位同学承认了,被他抓起来甩,还被踹到床底里边去。那一刻,传说中保安打人很厉害的事情原来是真的。住在宿舍里,有一种传说必然少不了的,那便是鬼故事,场景还发生在宿舍,同学讲述地绘声绘色。
后来,我有意无意的早起被保安看到了,他特意交代我每天早上帮他打开男女生宿舍的大门,还把闹钟交给我。不过内疚的事情总有几次,要么是闹钟失灵,要么是睡过头了。天色大亮时,铁门边已站满等待吃早餐的学生。
这个仅仅住了一年的宿舍,还留存着我打架的记忆。我下铺是隔壁班的同学,那次终于矛盾爆发打了一架。他班主任就是钟助俊老师。这次,钟助俊老师的威严长在了我心里。

图片


图片


图片

二年级,得益于学校对我们两个特殊班的特殊照顾,我们住进了教学大楼那个奇葩的小房间,宿舍也是在课室旁。改造而来的卫生间,每天能有水刷牙洗脸都算是很神奇的事情。冲凉要从饭堂打水回来。衣服刷洗好,再到饭堂去漂洗。有时候遇到人扎堆的高峰,还得排长队伍等待。上下好几层楼梯、来回于饭堂之间提水,这一切,我们在怨言中坚持了一年,没有丝毫改善。到了三年级,还是一如以往的“特殊照顾”,却只能羡慕不住校的同学。想不起来当时怎么熬过来的,感觉就像失忆了一样。

图片
唯一的安慰是,第一饭堂的那栋平房,每年新入校的男生,没有“特殊照顾”的都要住进里边一楼“磨练”一下。也是大平铺的木板床,有独立的卫生间但常常没水。一旁的女生却一直都有着比较优厚的待遇。偶尔遇到她们也要出来打水的情形,那定然是全校都停水。
(六)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阶梯下,是我们的大操场。冬日被催起晨练、早操,真可谓伸手不见五指。这里,三年级最紧张的复习阶段,也少不了我们一起赤脚在草地踢足球放松心情。不过还是把我右脚的大脚趾伤到了,挺后悔的。那时也才知道,点球排人墙时,球员们都要用手护着裤裆。
图片


斜坡下半途没建好的大门已经拆除,几排用作教师宿舍的房子也消失了,只剩下一道围墙弯弯曲曲地消失在尽头。那位给我们上音乐课的老师,就是住在半山上的房子里。还记得修建大门的时候,挖土机挖出来过一具棺材。
再回想,关于这两所荡然无存的饭堂,贯穿自己这三年的,总有一种隐隐的饥饿感,挥之不去的,是第一饭堂老板那道要额外付钱加菜的烧鸭腿,想必很美味,未曾尝过却总在诱惑你。站在更老的心境回望,却发现三年时光,处处弥漫着年岁的无知、幼稚。或者,“少不更事”是我整个中学时期的概括。
图片


图片


绕着学校一圈,出来遇见想不起名字的体育老师,见到我们打招呼,便开始抱怨,新来的小学校长很不厚道,老关着校门,连傍晚散步都不让他们进去。学校、高墙,大门、保安,关着文明的监狱,灌装知识的流水线。
记忆淡褪,总是害怕记住了不想记住的,而忘记了要记住的。

2013.10.05 国庆

 



论文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论文:

  • 下一篇论文: 没有了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最新文章 更多内容
    普通论文【转】怀念母校新潭中学
    普通论文指导青年教师工作总结2
    普通论文指导青年教师工作总结
    普通论文中学实验室工作总结
    普通论文校本培训语言文字规范化学校自评报告
    普通论文八年级数学备课组工作总结
    普通论文小学英语教师年度考核总结
    普通论文七年级英语备课组工作总结
    普通论文八年级英语教研组工作总结
    普通论文八年级英语教学工作总结及试卷分析
    相关文章
    让爱做主_我的班主任工作心得
    怎样成为好教师
    如何保证学生主动参与
    指导青年教师工作总结2
    指导青年教师工作总结
    在“同课异构“中寻求不同的教学途径
    名师培养对象五年发展规划表
    青年教师培养方案
    青年教师培养工作总结
    更多内容
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管理登录 |